养老院:老人放弃生活,员工被家人嫌弃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葡新报 记者Diana】一直以来有关养老院中新冠疫情更为严重的报道层出不迭,除了死亡病例和确诊数量,由于长期封闭的环境,老人们痴呆症恶化,认知能力下降,甚至被家人抛弃而心灰意冷。另一方面,在养老院工作的员工们也一度遭到同事回避,家人也不让进门。

桑塔慈善之家(Santa Casa da Misericórdia)成立于1986年,该养老院内收留有大量老人,院内共有28位工作人员以及44位老人感染了新冠肺炎,其中7人因此不幸去世。养老院负责人安娜·路易莎·卡瓦略(Ana Luísa Carvalho)对《公共报》记者表示,新冠病毒给养老院的工作带来了很大困难,除了担心感染者的身体健康,还担心那些已经康复或者没有感染的老人们的心理状况。有些老人因为“不认识”带着口罩的员工而停止进食,还有些因为不信任“陌生”的面孔而拒绝工作人员帮他们换假牙。老人们如今不仅缺乏日常锻炼和亲友的探望,还少了很多我们平常为他们开展的一些娱乐活动。

即使戴着口罩,也无法遮住安娜·路易莎脸上浓重的黑眼圈。她是这家养老院的心理学家,随着疫情以来工作人员的减少,安娜·路易莎每天工作得12到16个小时,非常疲惫。3月16日,院内一名员工确诊感染新冠肺炎,这是该机构第一例病例。“我们很早就决定不撤走任何老人,因为他们都是非常脆弱的人,其中一些人离开这里之后无异于等死”。但是,随着看护团队人数的急剧减少,我们很难保证像以前那样对老人们照顾周到。我们仍坚持不懈想方设法地四处寻找口罩、试剂、面罩和防护服,帮老人们联系家人,帮他们洗澡、进食、换尿布。

等了一个又一个小时,SNS 24小时求助热线那边久久等不到答复,我以我们只能靠自己,尽快封锁养老院。安娜·路易莎回忆道,“第一位疑似患者等了7天才去做了核酸检测。”还说,“如果没有员工们的英勇献身,势必会有更多人感染新冠病毒死亡。养老院内有67名员工,平均年龄达60岁,他们完全有很多理由请假回家,比如家里有年迈的父母之类的。但实际上很多人都更希望能够留下来,包括最终感染病毒的那28个员工。”

为安全起见,安娜·路易斯已经不再见自己的女儿,以防感染。她和她的同事们每日在养老院拼搏奋斗,他们要做的不仅是控制病毒蔓延,还有老人们的痴呆症。养老院中总共有93位老人,在这场战斗中7人丧生,然而更让人难过的是看到他们每日放弃生活的样子。

虽然大部分老人都没有患病,但他们的精神压力同样很大。养老院负责人表示,“虽然我们也试着给他们解释外面的情况,许多老人依然觉得自己被家人抛弃,孤苦无依。他们出不去,看不到商店关门,街道冷清。而且由于大家都带着口罩、面罩,穿着防护服,由于护工们换了陌生的且千篇一律的衣服,老人们无法辨认自己曾经熟悉的工作人员,便更加迷茫。”

甚至一些老人只跟养老院的黄猫Beauty(猫的名字)玩耍,因为这只猫是养老院内唯一不戴口罩走来走去的活物。这只猫鼻子很灵,它总能绕开各个门口地板上的消毒毛巾,然后随意进出确诊患者居住的区域和未确诊患者居住的区域。为了防止这只猫携带病毒,工作人员每次看到它都会给它的爪子消毒。

到葡萄牙卫生当局意识到养老院的问题时,情况已经比较严重了。葡萄牙卫生总局局长格拉萨·弗雷塔斯(Graça Freitas)上周四透露,截至当天登记的820例死亡病例中,有327例来自养老院,约占总数的40%,来自养老院的死亡病例在其他国家甚至占比更高。但由于葡萄牙早期关注的重点在医院上面,所以直到上周六,葡萄牙卫生当局才颁布命令,规定由当地健康中心的医生和护士负责养老院的临床监测。

3月中旬,养老院发现第一位疑似病例,是院内一名员工。按照卫生当局的指示拨打SNS 24求助电话之后,SNS 24拒绝为这位疑似感染的员工预约核酸检测。但由于该员工出现发烧和咳嗽的症状,养老院立即把他隔离起来。七天后,才得以自费进行核算测试,因为他们知道,不能再继续等SNS的回复了,毕竟院内有93位脆弱的老人,病毒扩散开来之后不堪设想。养老院另一位心理医生萨拉·阿尔梅达·索萨(Sara Almeida e Sousa)回忆说,在那段黑暗的日子里,有93位老人需要保护,然而没有人能都买到任何试剂、口罩、面罩和消毒液,更没有专业医生可以上门问诊。

当桑塔慈善之家最终得以安排核酸测试以进行筛查时,发现有44位老人和28位员工都感染了新冠病毒。当时,根据相应的计划,养老院谢绝家属探望。同时为了弥补员工的不足,剩下没有感染的员工实行12小时轮班工作制。养老院负责人表示,“一开始,有些在这里工作20来年的员工感到恐慌并选择逃离。我留用了四个资历最老、经验最丰富的员工,他们曾经照顾过艾滋病患者。我当时告诉他们,这里必须留下几个人。那时我们都哭了,但我们必须想办法应对”。

经过大家的讨论,确诊感染的老人被转移到上面的楼层,没被感染的住在下面。停用了电梯,值班人员通过电话和事例簿沟通工作。家里人不断打电话过来,但没有人接听,都已工作为先。负责人回忆到,“我甚至直到凌晨两点才回了家人的电话。我对他们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深呼吸’,因为我已经知道我的儿子、丈夫或兄弟姐妹们给我打电话都打了两三天了我一直没时间接听。”

留下来的员工们被要求每天回家用60度的水洗衣服,在进入养老院时首先要洗澡、测体温。首先是要让员工们克服心里的恐惧,其次是适应带着口罩、面罩、头套和一次性防护服进进行工作,给老人们喂食,帮老人们洗澡。

但是最糟糕的是家人的排斥。由于要每天与确诊患者接触,一个员工曾向安娜·路易莎哭诉自己的丈夫和女儿不让她进家门。当养老院给员工家属打电话,女儿直接挂了电话,丈夫声称,可能她已经在养老院里感染了,所以养老院得找个地方让她睡觉。

另一员工则表示,丈夫因为担心她感染了新冠病毒,拒绝让她在家里吃饭,女儿还不让她用卫生间。

除了家人的排斥,还有同事的回避。有负责感染患者楼层的员工表示,每次一下来,普通楼层的同事见到她都会回避,生怕感染了新冠病毒。62岁的罗莎·科斯塔(Rosa Costa)女性区域的感染楼层,当像往常一样,到了轮班的时候她去更衣室换衣服回家时,更衣室奇迹般的空无一人,这令她极度不适。平日里养老院的温馨在病毒面前荡然无存。

阿德莱德·巴博(Adelaide Babo)今年44岁,也是养老院的一名女工。她曾经确诊感染新冠病毒,但康复之后就立即返回到了工作岗位上。阿德莱德说到,当知道检查结果阳性的时候,他感到窒息,“窒息不是因为我自己的原因,而是为家人和养老院的老人们感到苦恼,我非常喜欢他们。”当得知第二次检测结果呈现阴性时,她首先告诉了养老院负责人,请命回到工作岗位,“我甚至都没等到告诉我丈夫就飞奔回了养老院,我想回去上班。”

回到养老院后,她看到老人们的情况越来越好,感到惊讶,更多的是兴奋。“在我回来工作的第一天,就看到塞利亚(Célia)夫人能自己洗澡,非常高兴回来。对于他们这样年龄的人来说,他们才是英雄!”

据工作人员所述,养老院内大部分患者正在康复,其中五人已经回到了“普通楼层”。相信不久的未来,养老院就能恢复正常。养老院负责人安娜·路易莎还讲到,“有一天,我压力很大,以至于不停地流鼻血。但我知道这份工作的重要性,老人需要我们,他们需要我们才能生存下去。人都有老的一天,我们老的时候,又是什么样子呢?”

原文链接:

https://www.publico.pt/2020/04/27/sociedade/reportagem/lares-idosos-ha-utentes-desistir-vida-funcionarios-marginalizados-colegas-familiares-19139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