隐瞒疫情猛抛股票 美国政客大发国难财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截至美东时间3月20日上午,美国累计新冠肺炎确诊病例达14250例。3周时间,确诊病例飙升了950倍。

同一天,美国网友的怒火被彻底点燃。“立刻辞职”登上热搜榜首。

被网友讨伐的主要对象,是参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卫生委员会成员理查德‧伯尔。

美国多家媒体调查发现,伯尔不仅对疫情“知情不报”,还揣着秘密,“抛售股票”。

不能说的秘密

愤怒缘起于美国全国公共广播电台(NPR)披露的一段录音。这段录音显示,早在2月27日,伯尔就在一场私人聚会上发出了极为严峻的警告:

新冠肺炎疫情“可能会比近代史任何病毒都更有传染力”。这次疫情“会像1918大流感一样流行”。

那场大流感,导致60万美国人逝去。

遗憾的是,有幸听到这些提醒的只有部分企业家。

根据联邦记录,这些企业或者他们的政治性机构曾在2015年以及2016年为伯尔的有关竞选活动捐赠了超过10万美元。

除了预告封校、动用军队等措施,他还特别警告在场人士,重新考虑欧洲旅行计划。13天后,美国民众才收到国务院发布的不要前往欧洲旅行的提醒。

在此期间,伯尔没有对公众发出过任何警告。相反,大家一直以来听到的一句话都是:

“风险很低”。

就在2月27日当天,美国总统依然信誓旦旦,称疫情“得到了控制,很快会消失”。

直到3月13日,宣布进入国家紧急状态,相关的抗疫举措才在逐步趋严。

结果是,2月27日,美国本土仅有15例确诊病例,现在,已经激增至14250例。

△“你怎么敢明明知道事实却不告诉大家,你有没有只告诉你有钱的朋友和捐款人?你是可耻的。”

△“如果你在三周前知道新型冠状病毒疫情有多糟糕时给出这个建议可能会更有效。现在太不够了,太迟了。”

原本提前掌握的疫情风险,在伯尔这里,变成了“不能多说的秘密”,美国民众也错失了自我防护的机会。

熟悉美国政治运行的高扬告诉谭主,情报委员会在美国参议院地位特殊,享有广泛的情报监督审查权。情报委员会主席同样影响力巨大。

作为资深议员,伯尔还兼着卫生委员会的职务。

2006年,他推动国会起草了《大流行病和所有危险防范法案》(PAHPA),该法案是当前美国联邦政府应对疫情的法律框架。

此次疫情期间,伯尔定期听取有关新冠疫情的参议院简报。

信息优势显而易见,结果这种优势变成了对疫情的迟钝和瞒报,这些信息也变成了政客大发国难财的工具。

“深藏不露”的抛售

《纽约时报》后续的调查发现,在股市暴跌前几周,伯尔就早早“洞察先机”,抛售股票上岸。

2月13日一天之内,他通过33笔独立交易出售了价值在 62.8万美元至172万美元之间的个人股票。谭主注意到,这也是他和夫人最近14个月股票交易中的最大一笔。

明目张胆,借国难“薅羊毛”。根据CNN分析,从2月13日抛售至周四,伯尔股票价值的平均损失约为39%。

13日抛售的股票中包括价值15万美元的两家连锁酒店的股票。最近几周,这两家公司的价值都大幅下降。

这次“深藏不露”的抛售,似乎反映了他对美国疫情走向的不乐观。

结果翻看他的公开表态,却都是对美国疫情防控的“高度赞扬”和“信心满满”。

△“国会建立了一个强有力的应急反应框架,旨在灵活和创新,因此我们不仅准备好今天面对新型冠状病毒,而且是在未来面对新的公共卫生威胁。”

2月7日,伯尔还专门在福克斯新闻(Fox News)撰写了一篇专栏文章,他宣称:“今天的美国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有准备面对诸如冠状病毒之类的新兴公共卫生威胁。”题目中还有一句响亮的口号:“政府正在保护你”。

伯尔用实际行动证明了什么叫“双面人生”。

一面是睁眼说瞎话,糊弄民众;一面是近水楼台,利益为先。

不只是愤怒的美国网友,诸多美国媒体也在呼吁伯尔就“抛售股票”给出解释。

福克斯新闻的主持人卡尔森在19日晚的节目中喊话:

他必须给出解释,如果有,应该马上告诉我们;否则,他必须从参议院辞职,并面临内幕交易指控。

伯尔选择沉默,因为内幕交易已经是他惯常的操作手法。

2008年金融危机时期,伯尔建议民众不要惊慌,不要去银行取钱,避免造成挤兑。他自己却让妻子赶紧从银行提取家族的所有现金。这时,“投机者”已经尝到了“信息差”带来的甜头。

2012年,美国国会专门就促进股市建立更加公平的交易机制,出台了一项法案《股票法》。

该法案明确禁止议员及其工作人员使用非公开信息进行交易,并要求定期披露这些交易。法案希望在信息自上而下流动的过程中,民众能够和核心议员同台竞技。

结果,这项法案被伯尔投了反对票。作为三名投了反对票的议员之一,他依然希望保有内幕交易的权利。

为谁服务

除了伯尔,越来越多的美国政客在疫情面前露出了狐狸尾巴。

目前,至少还有3位担任要职的参议员被指控利用非公开信息,在市场陷入困境之前抛售大量股票。有民主党的黛安娜·范斯坦,还有共和党的詹姆斯·英霍夫和凯利·洛弗勒。

其中凯利·洛弗勒在参议院一个监管期货市场的小组委员会任职,她的丈夫则是纽约证券交易所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这让她可以直接监督“自家”的金融机构,相当于既当裁判员又当运动员。

△凯利·洛弗勒和她的丈夫

从1月24日到2月中旬,凯利·洛弗勒和她的丈夫共进行29笔股票交易,共卖出120万到310万美元的股票。

有句俗话说,如果发现房间里有蟑螂,那这个房间就不可能有一只蟑螂。

还有多少对疫情风险心知肚明却默不作声的美国政客,仍然是个问号。

本来,参议员的一项重要职责就是监督政府的工作,如今,他们非但没有履行职责,反而帮助政府隐瞒过失,欺骗民众,而这并不是偶然。

就在上个月,《华盛顿邮报》刊登了70名前国会参议员写的一封公开信。他们指出:

目前,由参议院承担大部分责任的美国国会并未履行其宪法职责,特别是参议院放弃立法和监督政府责任的行为,削弱了旨在捍卫自由的分权制衡机制。

△还有多少老鼠藏在特朗普誓言要抽干的沼泽里?现在它在国会神圣的大厅渗出了黏液。”

一边是这些抽身而退的精英阶层,一边是不明真相的美国民众。部分美国政客为了一己私利亲手击碎了市场信心。迎接普通投资者的,是美股短短十天内的四次“熔断”。

当市场深陷恐慌和不确定当中,美国的政策手段和目标的重点似乎依然是救市而不是救人。

相比于“降息+量化宽松”的王炸组合,抗疫举措始终雷声大雨点小。截止到目前,美国各州依然存在医疗物资困难和检测难题。

在3月19日的一场记者会上,面对各州提出的物资短缺问题,美国领导人回应称:大量采购然后运输不是联邦政府应做的事,我们不是货运员。

至于检测难题,也不是重症有限,而是权贵优先。按照《纽约时报》的调查,美国的富人和名人更容易优先接受检测。

疫情是一面镜子,照出了一些政客的虚伪假面,也反映了一些国家到底在为谁服务的底色。

“生命为尊”还是“金钱至上”,提前跑路的美国政客已经给出了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