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女儿A-level选课的建议:你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母亲?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最近,“女校联合会”公布的一份数据显示,英国的女性高管们陪伴子女们的时间少之又少,远远不够。 对于现代女性而言,如何平衡事业和家庭是一个需要持续考虑的议题。

自由记者Angela Epstein 认为,每个妈妈都需要早在A-level选课的时候,就帮女儿们深入思考未来想成为什么样的母亲,将对家庭的规划考虑进来。当然每个人的理想、所要追求的生活方式各不相同,本文仅代表作者的观点,并不具有绝对性,但希望能够给正在经历同样选择的女生们一点启发。

和15岁的女儿苏菲坐在客厅里,我问她A-level想学习什么科目。苏菲在明年夏天就要进行GCSE考试了,正是这个时候,各个学校开始询问学生们的A-level科目选择,之后会根据学生们选择进行班级和课程表的安排。

除了以上的理由外,作为母亲,我也希望知道女儿对于A-level以及未来的规划。为了得到答案,我是动过脑筋才选择了这一时刻的,你看,孩子爸还在办公室里忙,他从事会计行业,管理着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平时也是不做完工作不回家。

家里就我和女儿两个人,我们刚刚吃过饭,气氛轻松愉快,除了妈妈的身份,这个时候的我更像是一个陪伴者、安慰者、倾听者。A-level科目的选择与未来的职业规划有着一定的关系,我希望在家庭轻松、愉快的氛围中进行讨论,这也会促使她认真思考工作、家庭间的关系。自从女儿肯开口和我讨论她未来规划开始,我就一直试图使她理解一点:并不是所有的职业都能够不影响家庭生活,我觉得如果她未来想要有自己的孩子,最好现在就考虑家庭、事业间的关系。

高需求职业是否和妈妈的身份相融合?

目前的社会背景为想要兼顾家庭、孩子,同时还发展事业的女性提供了大量的职业机会,例如Jo Swinson,自由民主党领导人之一,成为第一个带幼子参加国会辩论的政客。我也给苏菲提出了这样的问题,成为公众人物之后,她是否可以在想孩子的时候随时就能够看到?

今年8月,苏格兰保守党领导人之一的Ruth Davidson在生子10个月之后宣布辞去职务,在辞职信中她写道,她个人的生活重心发生了变化,一想到选举期间,她需要远离孩子和丈夫几百个小时,就会产生畏惧心理。当然这一难题也并非只为从政人员带来困扰,网坛名将萨琳娜 威廉姆斯在生下女儿阿列克斯之后回归网坛,也曾在推特上发出这样的懊悔之语:“女儿今天迈出了她人生的第一步,然而还在训练的我错失了在旁陪伴的机会。我难过得哭了”。

我在阻碍孩子的事业追求吗?

我的母校曼彻斯特女子高中教育出了一大批杰出女性,其中就包括最早的女权运动者Sylvia 和 Emmeline Panhurst。该校所提倡的乐观进取精神激烈了一代又一代的毕业生,当然也包括我自己。

苏菲现在所处的时代,造就了大批取得杰出成就的女性,高等法院的大法官是女性;英国出了两任女性首相;很多有影响力的媒体节目由女性主导,包括新闻之夜、提问时间、广播2台早间新闻栏目等等。

如果苏菲事业心极强,也不会有什么能够阻挡她去实现自己的事业理想。但是如果她未来想要成为一个能经常给孩子做晚餐,辅导孩子们作业的妈妈,那么我的任务就是要帮她认清一些现实。

我并非要影响她的决定,而是要把一些现实的情况放在台面上来让她思考,从而帮助她进行职业选择。A-level选择现在就要开始了,她得考虑哪些工作会给她的工作、家庭平衡带来一定的灵活性。

哪些A-level科目会为未来妈妈的身份带来灵活度?

有一些工作,如理疗师或牙医,大多采用预约制,病人提前预约的时间大多为朝九晚六,周一到周五的正常工作时间,这类工作会很有利于工作妈妈照顾家庭。这样的工作会要求学生在A-level阶段选择1-2个科学科目。

如果她想做老师也不错,老师的工作时间大多在学期中的工作日,下班、休息时间有保障,我不少从事教师职业的朋友也承认说,选择做教师除了喜欢外,还在于有更多的时间来照顾家庭。如果选择做小学老师,A-level科目选择则不太受限,但如果想要做中学老师,苏菲就需要选择一个专攻科目了。

在包罗万象的电子世界中,也有不少职业选择提供很大灵活性,IT工程师、平面设计师、社交媒体专员等工作为人们提供了远程工作的机会。

简而言之,我认为如果你不想失去参加孩子的学校音乐会,或者晚上给他们讲故事的机会,那就别考虑成为宇航员了,目前太空旅行还做不到当天往返的程度。

我一个药剂师朋友这样说道:“当我离开店里回家后,我可以到第二天上班前都不用考虑工作的事儿,按时上下班就意味着关门就是关门,我可以安心地在休息时间照顾孩子”。

对于我来说,帮助苏菲理解“兼职”并不是个负面词,这一点很重要。很多行业的女性都是通过兼职来实现自己的职业理想的。一个叫做Time Wise,提供兼职工作的网站,发布了“兼职50强事业女性”名单,今年榜上有名者包括:Emma Jeffries, 管理英国电信(BT)企业用户解决方案部门,她每周只在BT工作3天;Frances Oram和Sophie Langdale,她们两人每周各工作3天,共同担任英国卫生部心理健康、老年病和残疾部门的主管。

你也许会问,那么男人呢?

苏菲的爸爸怎么不和她讨论这些问题呢?他为何不能成为“牺牲事业、成全家庭”的典范?我给出的答案很简单:生物学上来讲,男女是不平等的,生来就不一样。

这也是为什么由我来和苏菲说这些话,而我也不会和苏菲的三个哥哥说这些。对于哥哥们,我会说,选择好A-level科目,进而从事那些你们认为能够获得成就感的职业,因为有可能同爸爸一样,他们最终会是家庭经济收入的最主要承担者。

成为妈妈后,我的生活重心有所转移

当然曾经一度,对于事业我也野心勃勃。但当有了家庭之后,随着产后荷尔蒙以及对于孩子无条件爱的驱使,我的身心开始对事业的态度有了变化,我想要随时都陪伴孩子们。我的生活重心也产生了改变,因此我辞掉了新闻采访记者的身份,丢掉了“世界哪里有不公,我就要去代它发声”的想法,成了一名自由记者,然而孩子爸爸的事业仍顺着之前的轨道高速发展。

有数据显示,去年只有三分之一的新生儿父亲真正地休起了产假帮忙育儿,我家的情况也说明了这一点。当然也有女性具有高薪、成功的职业,同时也有好几个孩子的例子 – 法通保险私人投资部门主管Helena Morrissey 今年52岁,她是9个孩子的母亲,但促使她达到今天成就的,除了好几个保姆,还有“家庭主夫” Richard的付出,这无疑也是对传统母亲、父亲身份及观念的颠覆。

对于苏菲来讲,如果有一天,她想要组建自己的家庭,陪伴孩子成长,至少我能做的,就是帮助她选择一个在经济、时间和情感上,都能够兼顾的职业。

如果您有英国留学的任何问题,欢迎扫描如下二维码进行一对一咨询

长按扫码关注
                      

网站:www.russoedu.com
地址:1 Fore Street, London, EC2Y 9DT
邮箱:info@russo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