仁医仁术如一缕清风——记华侨医院张红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葡新报 文//麦子】11月29日,我到暨南大学附属华侨医院看望我母亲,然后我们准备下楼饮咖啡,到了电梯口遇到一名医生,亲热的搂着我妈妈的肩膀,询问术后情况,并胸有成竹地说;明天可以拆包扎的伤口,没事的。一番寒暄之后,我觉得这个医生有点脸熟,然后我母亲说,这就是前两天在网络爆红的张红医生。

是的,前两天我妈妈刚刚入院,突然那天医院里来了很多记者做采访,我马上搜了一下网络,果然,发生了一件大事,华侨医院的张红医生在飞机上救人不止,还用嘴吸吮帮病人吸出尿液,在万尺高空上将病人抢救过来。

用嘴吸吮尿液救人,听着就瘆人,不要说做,听着很多人都受不了,但张红医生竟然毫不思考就做到了,如果不是一个仁者,如果没有长期救人于危急的念头,很难做到的。一直以来,医患关系紧张,加上负面讯息的传播,我心里对医生有着一种莫名的距离。前一段时间,我母亲也在其他医院急诊入院,医生态度和医院规则真的不咋地,甚至令我几乎想发文吐槽。后来想想算了,国内医疗大抵如此。不过,这次我母亲在华侨医院的几天,改变了我的观念,其实,在这个复杂的医患关系中,好人毕竟依然存在。

华侨医院是暨南大学的第一附属医院,贴切来说暨南大学是我的母校,由于暨南大学对外的属性,一直以来暨南大学和华侨医院都是对外开放的风向标,而作为毕业于暨南大学医学院的张红医生救人行为,体现了暨南大学整体的良好氛围和风气,我们必须为母校自豪。

在现今的医学界,专家学者很多很多,但这不是普通人介意的。普通人介意的是在彷徨惊慌的重病时刻,身边能有和蔼可亲的医护人员以及用心的救治。遇到张红医生短短几分钟,看到他和蔼可亲的笑容和安慰,你会不知不觉地减轻病痛和担心,如果说与先进国家的医疗接轨,张红医生当之无愧,因为,先进国家的医生,先不论医术,他们的态度和对病人的爱心,是最重要的。

我妈妈在华侨医院介入与血管专科治疗的这几天,周遭的病人对张红医生赞口不绝,口碑很好,让我们感到华侨医院的良好风气,而张红医生救人的故事,改变了很多人对医生的看法,也许多些正能量的典范,才能改变目前医患关系紧张的局面。

在这里,感谢张红医生以及华侨医院介入与血管专科的医生护士们,也许人们对医疗界一些偏见可以在这里开始改变。也期待暨南大学医学院未来培养出更多好医生、好护士,让暨南大学的优良传统发扬光大,将暨南人的精神传播到五湖四海,让更多人自豪说出,我是暨南人!

延伸阅读

原标题:吸尿救人医生张红回应质疑:救人是职业本能

11月23日晚,暨南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医生张红登上了从纽约飞回广州的航班,关掉手机,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里,他将拥有这几天来难得的安静。

几天来,因为在飞机上跪地为患病老人“吸尿”半小时,这位从医30年的介入血管外科主任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一时间,跨洋采访电话、短信铺天盖地而来,让他有些措手不及。

可向来和蔼可亲的他,在参加学术会议的间隙,逐条语音回复,尽管声音中透着疲惫。

赞美之声不绝于耳,“作秀”的质疑也伴随而来,有人说他“大可不必如此”。

原本不打算再发声的张红,22日晚在个人微博上发出回应,他表示,吸尿过程有失败的风险,患者有并发症的风险,他本人有被感染的风险,“如果是作秀的话,性价比太低,太不值,(连)巴菲特都不会干。”

张红为老人吸尿37分钟

张红在回应中表示,衷心地感谢大家对他的赞誉,其实医生在医院里每天遇到的困难比这大多了,他希望大家向坚守岗位、默默无闻的广大医生群体表示最大的敬意。

至于为何“用嘴吸尿”,主要原因是为了尽快缓解病人的紧迫感,针头太细不可能用大针管抽吸,小针管的工程量太大,时间不容许,空间有限,老人体位要求使得很难有压力差,只好采用这一办法,实属无奈。

他告诉羊城晚报记者,尽管受条件限制,但整个救治过程都是合规合法的,所以他并不太担心会不会给自己惹麻烦。

张红在个人微博回应作秀质疑(微博截图)

对于突然之间成了“网红”,张红坦言确实没想到,“变红这件事是大家对我的认可,对这种行为的认可,对医生治病救人的爱心、责任心的认可。”

张红表示,这件事对自己的生活不会有什么影响,他还是一名普通的医生,对每一个病人的救治都应该全力以赴。“回去以后该干什么干什么,工作还是要踏踏实实地做。”

(摘自《羊城晚报》http://news.ycwb.com/2019-11/25/content_30394058.htm)